讀書者小說網 > 地府代理人 > 第七百八十八章,李大紈绔

第七百八十八章,李大紈绔

        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如獲大赦,趕忙一叩首之后匆匆離開。

        所有人離開了之后,謝必安才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檢查起自己現如今的實力和境界。

        謝必安轉世重生,奪舍的這個人名叫李平安,乃是一個十足的紈绔子弟。

        而且這個李平安還真不是一般的紈绔子弟,他乃榮國大將軍唯一的兒子,那是受盡了萬般受寵愛。

        榮國是天下三國之中最為強大的存在,三國里的其余兩國都得聯手才能與榮國相提并論,可見榮國的地位。

        而榮國之所以擁有如今這般地位,最大的功勞還要屬那位被世人尊稱為一代軍神的李曉李大將軍。

        這位李大將軍掌握著榮國一半的軍力,鎮守邊塞,使其余兩國不敢寸進半步,可謂是榮國守護神,這等偉人的后代,那多半是要受世人敬仰愛戴的。

        可奈何這李將軍也不知道是上輩子倒了什么霉,竟然攤上這么一個兒子,還是獨子。

        李平安,榮國最大的紈绔子弟,即便是皇親國戚見了,礙于其父親的面子,也得禮讓三分的存在,在外人眼中,那幾乎可以說是得到了皇位以外的一切。

        但是謝必安重生之后,在這位李平安的記憶之中發現,似乎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

        李平安紈绔不錯,但是這也是被逼的,他的父親掌握榮國五成軍力鎮守邊塞,皇位上那位自然是憂心忡忡,這么多兵,要是他忽然哪根筋搭錯了,轉頭沖著自己的皇位來,那豈不就糟了。

        好在李將軍還有這么一位疼愛至極的兒子,軟禁于帝都之內,給他榮華富貴,就是不給自由,久而久之,李平安也看出來了,他的父親也希望他越沒出息越好,這樣皇室也就越放心,試問誰會去在意一個整日花天酒地,姑娘肚皮上打滾的紈绔子弟日后的成就。

        李平安越是如此,皇室就越安心,大將軍即便是造反了又如何,打下江山也守不住。

        可誰知道,李平安這一頓花酒竟然把自己給喝死了,好在有些變的魂魄前來頂包,要不然那李大將軍還真指不定會不會就長槍倒戈,一路直指帝都而來了呢。

        只不過在謝必安檢查了一番這李平安的境界之后,頓時愣在了原地,最后苦笑一聲,“能把自己糟蹋成這個樣子,也算是一位奇才了。”

        這李平安的身子那是虛到不行,成天花天酒地,陽火怕都快被自己剿滅了,氣海之中靈氣渾濁不堪,這等雜質繁多的靈氣謝必安都懷疑若是用了會不會當場去世。

        不僅僅如此,這李平安體內還藏有數十種毒藥,應該都是被毒殺所留下的禍根,這東西要是不盡早排除,死也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一通檢查之后,謝必安算是明白了,這不可言分明是在拿自己開涮啊,這么一具肉身,別說修煉了,保命都難。

        無奈的搖了搖頭之后,謝必安也知道自己沒得選擇了,沒有了境界和實力,法寶盡收,謝必安唯一的辦法就是重新鍛造這塊爛鐵,把他打造出一柄利劍,才有可能與那掌智者搏上一搏。

        不過在此之前,謝必安不能夠露出任何馬腳,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這么想著,謝必安緩緩起身,走出青樓大殿,這座青樓今日被他包了,自然是不會有外人在場的,謝必安深吸了一口氣,感嘆一聲紈绔子弟的生活還真是……豐富多彩啊。

        走出青樓大門,門外便是一大群護衛等候,謝必安擺出那一副囂張跋扈的嘴臉,“走,回府!”

        他這一起駕,整條街上的人都開始慌亂逃跑,就好似見了鬼一般。

        轎子里的謝必安無奈的苦笑一聲,看來這李平安還真是聲名狼藉啊,不過這樣也好,一個紈绔,雖說看似囂張跋扈,可實際上卻不會招來那些上位者的注意。

        李府之中只有李平安一個人,李曉大將軍于邊塞御敵,將軍夫人早年已經病故,所以這李府到現在為止,那都是李平安一個人說了算。

        李府的裝潢可謂是直逼皇城,府內奴仆百人,依舊是忙里忙外,可見這院落是有多大了。

        謝必安一回來,管家趕忙就上前伺候著,“少爺,您回來了。”

        謝必安微微點了點頭,“你說本少爺是不是虛了,感覺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這不行,你,去藥管把所有的藥都給本少爺抓回來,一個也不能落下,聽著了沒有。”

        老管家哪敢說個不字,只能是點了點頭,連忙讓下人攙扶著謝必安回房。

        謝必安離開之后,老管家才微微瞇了瞇眼睛,看著謝必安離開的背影思索了一番,這才離開李府,向著藥管走去。

        謝必安端坐在自己的房間之內,盤膝打坐冥想,運轉玄天御神決開始凈化體內的那些靈氣,一個時辰之后,這些靈氣被徹底凈化干凈,這也虧的李平安是個觀塵后期而已,本來就沒多少靈氣。

        只不過靈氣雖然凈化干凈了,可現在的謝必安卻沒有了幽冥之氣,根本無法依靠自來驅除體內的毒素。

        不過他現在是紈绔,就算是把整個藥管搬到自己家里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又能以身體虛弱做遮掩,不會引起他人懷疑。

        不到片刻,門外響起一陣輕微的敲門聲,“少爺,藥材都給您搬來了,您看要不要我請藥師給您配幾副上好的補湯給您養養身子啊?”

        “行,你去辦吧,待會兒我再過去看看。”

        房內傳來謝必安慵懶的聲音。

        管家點了點頭,退了下去,房內的謝必安瞇了瞇眼睛,輕笑一聲,他非常清楚,如李平安這等軟禁之人,身邊又怎么可能沒有眼線呢,而且這眼線或許還不止一根,皇室的有,其他勢力的想必也有。

        謝必安要想真正放開手腳,那么這些人就得悄無聲息的消失,而且還得與他扯不上任何關系。

        想到這里,謝必安咧嘴微微一笑,計上心頭,“跟本座玩兒陰的,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謝必安并不著急,他現在已經凈化了自身的靈氣,那么對自身的滋補也很重要,管家端來的那些湯藥他也檢查過了,沒有什么問題,正好補一補這具空虛的身子。

        就這樣,謝必安一連幾天都沒有離開過李府,他現在得找出李府里安插的那些眼線,謝必安去過藥房,發現自己命人搬回來的這些草藥之中沒有任何一株關于靈氣修煉之內的草藥,看來是被人動過手腳了。

        而這草藥的事情都是管家一手操辦,看來這管家怕就是一名眼線。

  http://www.uvcqzq.live/book/18148/1251518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vcqzq.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安徽快三下载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