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者小說網 > 望族閑妻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賣主求榮

第四百三十一章 賣主求榮

        不,不可能,江天保曾經對天發誓,不會讓第二個人知曉,他的妻女也不會知曉。相信他是一個重諾言的人,不會違背自己的誓言。當初他曾經受過母妃的幫助,要不然江天保也不會聽命于她,私下里替她做了很多事,如今聽說江天保失蹤了,新任的錦衣衛都督上臺了,她難免有些擔心江天保,莫不是出什么事了?

        如今她不是黎國的公主周明菲,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等著,這種感覺太難受了,很是煎熬,蜷縮著身子,緊緊的攥著被褥,手心直冒冷汗。

        這一夜顧廷菲輾轉反側,總覺得如今的京城山雨欲來風滿樓。太后輕看了跪在地上的翩翩少年,就是如今的錦衣衛都督蕭正勛,含笑著讓他起身,“你如今既然做了錦衣衛都督,那就一定要在其位謀其政,哀家吩咐你的事,一定要辦妥,切莫讓哀家操心。”

        “是,微臣遵旨。”蕭正勛毫不猶豫的作揖應道,太后如此看重他,提拔他做了新一任的錦衣衛都督,自然要一心一意的替太后做事,如此他才能享受到長久的權勢。太后滿意的頷首:“好,哀家知道蕭愛卿一定不會讓哀家失望,江天保一家處置了沒有?”

        “回太后,正在審問中,江天保厲害的很,微臣已經對他動用過很多刑法,還是撬不開他的嘴巴,不過如今有他的妻女在手上,不愁他不交代,還請太后再寬限幾日,微臣一定不辱使命。”蕭正勛弓著身子應道,在心里罵道,江天保這個老兄弟,身上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還不肯老實交代,他到底在替誰做事。非得抓住他的妻女來威脅他才行。

        太后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好,那哀家就再寬限三日,到時候就等著蕭愛卿的好消息。”瞬間蕭正勛領命躬身退下。太后揉捏這發脹的太陽穴,找來了蘭嬤嬤,斜躺在榻上,讓蘭嬤嬤替她按摩按摩。

        臘月初八宮宴的事還沒結束,這兩日御史臺的御史們紛紛上奏彈劾霍光義,強占他人之妻,逼死人命,氣的太后恨不得將這些奏折都給撕碎了,尤其楊御史,一把年紀了,不能府上頤養天年,總是抓著她和霍家不放,不就是這么一點小事,有必要大驚小怪嗎?

        偏偏還有不少文官也跟著上奏,那些只知道握筆桿子的書生知道什么,如今黎國能如此安定,霍家出了多少力氣,如今就因為一件小事,就要讓她處置霍光義,自然不信了。霍光義已經在府上閉門思過,他們還想怎么樣?再者吳牧原是自己尋死,誰又沒有拿刀駕在他的脖子上逼迫他。

        當然太后心底也是怨恨霍光義和程姝,程姝這個不甘寂寞的女人,還沒有跟吳牧原徹底分開,就迫不及待的攛掇著霍光義迎娶她過門。就應該想到有今日,讓霍光義和整個霍家都顏面掃地,對她有什么好處。還有霍光義也是,京城有多少名門望族的姑娘想要嫁給他,偏偏看上了程姝這個嫁過人生過孩子的女人。

        更讓太后傷心的是,霍光義為了迎娶程姝,還話里話外逼迫太后,她也只能忍受著。朝中的各方勢力都虎視眈眈,瞧著他們霍家,絕對不能內斗,讓他人看了笑話。當下太后吩咐蘭嬤嬤去給霍光義送封信,讓他在府上避避風頭,等年后再說。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轉眼到了臘月二十八,明日就是除夕守歲了,顧廷菲的小腹越來越隆起,也越來越喜歡睡覺,經常吃過午膳,就覺得撐不住要睡覺了。對于她來說,眼下京城風平浪靜,程姝三番兩次的下帖子讓她去霍府,陪她說說話,都被顧廷菲借身子不適給推了。

        現如今她似乎沒有再跟程姝交好的必要了,當初她選擇嫁給霍光義,弄垮成國公府,就應該想到有今日,她會成為一個孤家寡人,聽霍府的人稟告,吳悠悠和程姝母女倆已經徹底決裂了。這就是程姝的報應,不是嗎?人在做,天在看,舉頭三尺有神明,行事不應該如此囂張跋扈。

        顧廷菲笑瞇瞇的睜開眼睛,春珠湊過來:“少夫人,你醒了,要不要奴婢給你去準備些吃的?”一醒來就問她要不要吃東西,還真是問對了,顧廷菲下意識的開口道:“嗯,你去讓廚房給我準備一碗蜜棗銀耳粥。”清淡一些,她可不想上火。春珠忙不迭的應下,退下了。

        沒一會的功夫,春珠端著熱騰騰的蜜棗銀耳粥走進屋,放在桌上,春巧正在給顧廷菲梳妝,有了身孕,自然得避諱一些,加上她也不出去見人,略施粉黛即可。年關將至,聽著春珠匯報莊子、田莊、店鋪的收成情況,她就頗為頭疼,現如今她跟就沒心思聽這些,都交給春珠去處置,等明年她再接受。

        再有兩日就是新的一年了,小腹覆在隆起的小腹上,小聲的念叨著:“孩子,母親會一直陪著你。”臉上揚起了燦爛的笑容。這廂在太后寢宮里,太后惡狠狠的瞪著跪在地上的蕭正勛,“你說的可是真的?”

        蕭正勛急忙抬起頭,恭敬道:“微臣所言句句屬實,絕無半點欺瞞,太后若是不信,微臣可以將江天保帶到您跟前。”

        太后輕哼了聲,自然不用了,蕭正勛既然能開口,便是真的了,況且她手邊還有江天保的供詞,真沒想到江天保欺瞞了她這么久。要不是蕭正勛到她面前來提醒她,還不知道被蒙騙到什么時候。

        平昭公主不在公主府,也對了,要不然她怎么會在府上稱病不見客,非要接顧廷菲到公主府,一來是為了遮掩她不在府上的事實,二來是為了保護李天舞,三來,平昭公主離開京城,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去做,可一時之間,太后也猜測不到。

        該死,被平昭公主的金蟬脫殼的計策給騙了這么久。顧廷菲一定是知情人,早就對這個丫頭恨之入骨,偏偏這一次吳牧原能夠順利的離開山西,回到京城,找到楊御史跟她也脫不了干系,是她提前派人去山西找到了吳牧原,將程姝和京城的事告訴了他,讓他產生了防備,才會抱著必死的決心在臘月初八宮宴上揭露了這樁丑事。

        顧廷菲所作的自然沒那么簡單,還有霍成斌回京城,也跟她脫不了干系,也是她派人去找到霍成斌,告訴他霍光義即將成婚,迎娶程姝,才使得霍成斌千里迢迢的趕回京城,聽說路上趕死了十匹快馬。若是沒有霍成斌,吳悠悠腹中的孩子不會這么快沒了,霍家不會鬧得雞飛狗跳,不得安寧,朝臣們都在看笑話。

        思及此,太后抬手將手邊的杯盤碗盞一股腦的掃落在地上,這一切原來都是顧廷菲在背后作怪。她就覺得,怎么可能霍成斌偏偏在霍光義迎娶程姝這一日回來,為的就是攪亂霍府,成為眾人的笑柄。當然顧廷菲之所以這么做,自然得成國公府報仇,成國公府的敗落自然少不了太后在背后授意。

        卻不曾想高高在上的平昭公主居然會離開京城,看樣子,顧廷菲指不定瞞了她什么。

        蕭正勛一直低著頭,等著太后的吩咐。該如何處置江天保一家人,還有顧廷菲,對太后如此惡毒的人絕對不能再繼續留在京城。縱容顧廷菲是福安郡主的兒媳婦,平昭公主的義女,那又如何?

        太后含笑著朝蕭正勛招手:“過來,哀家有要緊的事吩咐你去辦!”沒有忽略太后眼中的一摸笑意,蕭正勛飛快的抬腳跑過去。

        臘月二十九,一年一度的除夕夜,顧廷菲睜開眼睛,春巧就笑瞇瞇的開口:“少夫人,你醒了,餓不餓,要不然奴婢給你準備早膳?”親昵的走到她身邊,攙扶著她坐起身。

        顧廷菲毫不猶豫的點頭應道:“好,讓廚房給我多準備幾個熱騰騰的包子。”一夜過去了,她實在餓得不行了,腹中的孩子似乎是個能吃的,鬧得她現在胃口大好。春珠見怪不怪,含笑道:“是,少夫人,奴婢這就去。”春巧離開了,自有春珠進來服侍顧廷菲更衣、梳妝。

        用完早膳,顧廷菲一邊擦拭手,一邊在想要不要去郊外再看看顧廷玨和李鸞,不能陪她們一起守歲,去看看她們總是可以。一想到街道上絡繹不絕的行人,顧廷菲打起了退堂鼓,還是算了。今天是除夕夜,她還是安生一些,在府上待著,為了她和腹中的孩子著想,哪里都不去。

        到了書房,拿著程子墨寄回來的書信,又仔細看了一遍,心里覺得很暖,小手覆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嘴里念叨著:“今年你父親不能回來陪我們守歲了,等明年或許就沒機會了。”頗為可惜的告訴腹中的孩子,明年他們不知道命運如何?

        伴君如伴虎,做了帝王,自然就變了心性,縱容是她不了解的嫡親弟弟又能如何,此去江南就證明他有野心,想要成為黎國的好君王,為百姓謀福利,而不是在朝堂之上處處受到霍家和太后的掣肘,讓他不能大展手腳,造福百姓。腦海中浮現遇刺,顧廷菲就渾身一震,為周維和程子墨憂心,若是朝堂之上沒有霍家和太后把持,依照他們倆的身份,何須要去江南,那么危險。

        罷了,顧廷菲揉捏著眉心,將程子墨寄來的書信塞進書中,慢慢的合上,不去看了。昨日方如煙倒是來了一封信,詢問了顧廷菲腹中的孩子和她的近況,齊豫的母親被關押在后院閉門思過,整個齊國公府上上下下都要她一個人張羅,且齊豫又不在京城,她頗為疲倦,身邊連個說知心話的人都沒有。

        外人看著方如煙光鮮亮麗,堂堂的齊國公府少夫人,吏部侍郎齊豫的夫人,偌大的齊國公府需要她一個操持著,顧廷菲打從心底心疼她。尤其大夫近日給她診脈,說讓她好生歇息,不要那么操勞,對她和未來的子嗣都是一件好事。顧廷菲倒了一杯茶,抿嘴喝了兩口,小手撫摸著還溫暖的茶盞,齊豫是齊國公府的嫡長子。

        整個齊國公府都在盼著方如煙腹中能早日生下嫡長子,不僅是穩固方如煙的地位,更是穩定齊國公府的心。一邊操勞,一邊還要調養身子,這怎么可能同時完成?對此,顧廷菲曾經勸過方如煙,讓她去找老夫人,懇求的談談,大不了就讓齊豫的母親從后院出來接管中饋,也未嘗不可。等她有了身孕,平安的生下孩子,往后的日子還長著呢!

        李氏是齊豫的母親,總不會害了他們夫妻不成,相信有過這么長時間的閉門思過,她應該能明白,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就希望方如煙不要那么辛苦,偏偏方如煙是個性子執拗的,不愿意主動開口,總覺得是不孝。夜幕降臨了,顧廷菲的雙手覆在小腹處,低頭似乎在跟孩子說話。

        春巧看了一眼走進來的春珠,急忙開口道:“怎么了?”

        “少夫人,大事不好了,郡主府著火了,庫房內那么多的寶貝,還有太后賜下的兩個宮女還在府上。少夫人,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春珠低聲道來,她一得知這個消息,就忙不迭的跑來告訴顧廷菲,不敢有片刻的耽誤。福安郡主府著火了,她不是再三交代管家一定要守好了,不行,她得回去看看,正如春珠說的,庫房里那么多寶貝,是福王和福安郡主的東西,他們放心的讓她看守郡主府,結果一場大火,要是這些寶貝都沒了,她怕是沒臉見他們了。

        春巧一把拉住顧廷菲,“少夫人,你不能去,你如今懷著身孕,要不然我們回去一趟,盡全力滅火,少夫人,你不能去。春珠,你別愣著,趕緊幫我勸勸少夫人,千萬不能去。”要是顧廷菲沒身孕,春巧也不會勸阻她。春珠眸光微閃,張嘴道:“少夫人。。。。。。”

  http://www.uvcqzq.live/book/12545/1295977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vcqzq.live。讀書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shuzhe.com
安徽快三下载官方网站